狂追2000米累瘫小偷 “奔跑哥”是一位民警(图)

狂追2000米累瘫小偷 “奔跑哥”是一位民警(图)

“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他!当时,我都觉得手机是完全不可能拿回来的。”3月9日,说起失而复得的手机,在江西省德兴市开店的陈女士很感激帮她追小偷的热心人。8日上午,她弯腰在柜台里面给孩子喂饭时,手机突然被偷。在追小偷的路上,陈女士一路大喊“抓小偷”求助。关键时刻,一男子挺身而出,狂奔6条街2000米,致小偷累瘫被控制。尽管热心人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,但陈女士最终还是得知他是一名警察,叫文金奎,事发时着便装在附近办事。人影一闪店内手机不见了8日上午9时许,在德兴市妇幼保健院附近开店的陈女士蹲在柜台里喂孩子吃饭时,感觉有人进了店,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影子从店内出去,而桌上的手机却不翼而飞了。意识到手机被偷了,陈女士立马就喊“抓小偷”,并跑了出去。男子看到陈女士追来,撒腿就跑。一边跑一边叫,陈女士体力越来越不支,双方距离也越来越远。正当陈女士感觉手机已无望追回时,一个男子出现了。“追到邮电局路口时,一个好心人帮我一起追。小偷跑进移动公司对面的弄堂,那个好心人说拎着包不好追,把包扔给我,他继续追小偷。”陈女士说,“小偷跑到沿河路,又跑进老门洞,一直跑到老正街的台阶上,最后跑不动了累瘫在地上,好心人抓住他后报了警。”追了6条街2000米把小偷累瘫“我们赶到后,看到一名男子躺在地上喘气,已经被控制住。”接警的德兴市银城派出所民警李警官介绍,8日上午9时多,正在巡逻的他接到报警后立马赶到现场,把男子带出所调查。“难忘的节日,吓死宝宝了,腿跑到发软,万幸有好心人帮忙才会追回,谢谢你了,不知道名字的好心人。”这是陈女士拿到失而复得的手机后发在朋友圈里的一段话。陈女士不知道的是,帮助她追小偷的好心人是德兴市新营派出所教导员文金奎。事发时,文金奎身着便装刚从德兴市公安局办完事出来,在邮电局路口就遇到这事。“抓小偷,抓小偷”听到陈女士的求救,文金奎拔腿就去追前方逃窜的男子。看到陈女士已经没有什么体力,他就把自己的手提包交给陈女士,说:“你不用管了,我来追。”文金奎一边喊话让小偷停下,一边紧追。看到换成一个男子追在后面,小偷跑得更快了。“他跑得飞快!”文金奎说,双方从邮电局路口追逐到对面弄堂,穿过两条弄堂到沿河路,从沿河路追到老正街的弄堂,老正街的弄堂里有很多烂泥巴,跑到老正街的老门洞时,小偷直说“不行了,跑不动了”,瘫在地上喘气。经事后统计,文金奎追小偷追了6条街,有2000米远。追出去就是一个下意识的行为“我看那个小偷都瘫在地上了,帮忙的人却没有什么事,体能很好。”随后赶到现场的陈女士很高兴,一直问文金奎叫什么,说要好好感谢他,但文金奎一直没说。文金奎说,因为平时就有训练,跑几千米没有什么问题。对于陈女士的感谢,文金奎表示,自己是一名民警,穿不穿制服、上不上班都是警察,在街上到看到这样的事肯定要追出去的,这就是一个下意识的行为,也是一名警察的义务,所以没必要留名。小偷被带到银城派出所后,很快交代了盗窃事实。“当时看到店内没什么人,他临时起意,拿起手机转身就跑,没想到会遇到文金奎。”银城派出所李所长介绍,今年50多岁的嫌疑人王某没有正常工作,社区民警都认识他。王某有小偷小摸的习惯,之前社区民警找他谈过多次。目前,王某因涉嫌盗窃,已被警方行政拘留。曾帮助30余年寻亲未果的一家人团圆今年33岁的文金奎是河南南阳人,2006年考进德兴市公安局,平时很爱“管闲事”。几年前,文金奎在浏览网站时,一则求助信息引起他的注意。信息是辽宁省沈阳市一个叫陆江的人发的,其内容是他的三婶和两个堂弟自从1978年离别后再也没有见过面,后来听说他们因工作调动辗转到江西的德兴,但这些年来一直杳无音信,期间他通过多种办法联系过,但都没有结果。30年来,家人时常思念他们,却苦于无法取得联系。这次他怀着试试看的心理,在网上写了这封求助信,希望有人帮忙寻找。按理说,文金奎可以不管这种“闲事”,但热心的他有点坐不住。“我根据陆江先生提供的相关信息,通过公安人口信息查询系统寻找相关信息。”可文金奎发现,与求助人的三婶和堂弟同名不同字的有很多人,要一一辨别难度太大。文金奎想起陆江的亲人籍贯是辽宁省,于是又从查找籍贯入手。很快,家住德兴市泗洲镇四冶五建公司的王桂芹和陆绍文、陆绍武的信息进入文金奎的视线。虽然与求助信息中的陆少文、陆少武有一字同音不同字,但他们的迁入时间、籍贯与陆江提供的信息比较相符,于是他将这一信息告诉了陆江。陆江激动不已,根据文金奎提供的信息,很快联系上30余年没有音信的亲人。激动之余,他打电话给德兴市公安局办公室,激动地说:“完全没有想到德兴公安民警文警官会主动帮我找亲人。如果不是他,我们都不知道何时才能圆团聚梦。”文金奎是2013年底来到新营派出所的。该所位于城乡接合部,又是交通要道,每年都会有精神状态不好或找不到家的老人流浪至此。文金奎经常自掏腰包给这些人买车票、买衣服,把他们送回家。“我们基层派出所很少有轰轰烈烈的大事,但是把这些小事都处理好了,我觉得就尽责了,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。”文金奎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